Tin罐子

一只被迫肝爆弗拉西的塞星罐子。

火光【5】【cp社园】

过几天就开学了。
开学前最后的挣扎。
卡文卡的想摸鱼。
依旧小学生文笔,ooc预警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几天下来,收成不错。克利切叼着一块小面包,在孤儿院的走廊里闲逛。难得清闲一阵,不用提心吊胆去偷东西,如果能一直这样悠然,倒也不赖。
他整了整帽子。午后的阳光温暖却有些刺眼,透过窗户投在走廊里,与照不到的影子交错纵横。
伸手想去感受阳光,却发现已经没进阴影。克利切轻笑一声,一只眼睛果然掌握不好距离。这也给他的“工作”增加了不少难度,几次都险些被警察发现。
不过谁让自己是曾经跟着贼头摸爬滚打的,这点难度还不足以构成威胁。
不经意瞥向窗外,克利切发现有个孩子蹲在草坪上,手里不知在鼓捣什么。
克利切吹了个口哨,向他招了招手,问道:“嘿,路易,看什么呢?草里有银币?”
被称为路易的孩子回头尴尬的笑了笑,克利切也趁机看到了他手里的东西。
“小稻草人?看不出来你手这么巧。”
“这是艾玛姐姐做的。”路易说,“艾玛姐姐说这是丽莎的朋友。”
“丽莎?那是谁?”克利切有些疑惑。他在脑子里飞快的把孤儿院里所有孩子的名字过了一遍,也没有想起哪个叫丽莎。
“是它。”路易指了指草丛里的小蒲公英,现在它已经开花了,淡黄色的花瓣似乎还有些害羞。他又补充了一句,“是艾玛姐姐给它起的名字。”
克利切饶有兴趣的看着那朵名为丽莎的蒲公英,“嗯,是个好听的名字。”
好像最近还听到来着。
克利切挠挠头,一时又想不起来在哪儿听过。可能是哪个被自己选来“做慈善”的倒霉蛋吧。
“对了,艾玛在哪儿?”
“她在二楼,给斯凯尔克劳做衣服。”
“好的我知道了,那么你也赶紧进屋睡午觉吧。”克利切伸了个懒腰,语气里带了一丝倦意,刚想上楼,突然反应过来刚才那句话不太对劲,“等等,斯凯尔克劳又是谁?”
“这个稻草人先生啊!我起的名字,很帅吧?”路易骄傲的说。
“切,小孩子就是想象力丰富……”克利切嘀咕着,一步步走上楼梯。
艾玛坐在桌子旁,望着窗外发呆。路易的身影在她的眼中与风景融为一体。
她听见门口有脚步声,回头时,克利切已经敲了敲门,走了进来。
“下午好,伍兹小姐。”他不标准地行了个礼。
“下午好,皮尔森先生。”艾玛礼貌的回到,“有什么事吗?”
“其实也没什么,只是……”
为什么孤独到给一朵花取名字,还给它做个稻草人交朋友,也不愿意融入孤儿院?
话到嘴边,看到艾玛眼中无暇的倒影,克利切又生生给咽了下去。
“我听路易说……那个小稻草人,斯凯尔克劳,是你做的?”
“嗯,父亲教过我怎么做娃娃。”艾玛微笑着,眼神移到了桌子上。
“你的夫亲,呃,真是……心灵手巧。”克利切冥思苦想才憋出这么一个词。
艾玛看见克利切没话找话的样子,忍不住噗嗤笑出了声。
“我是不是不该这么说?”克利切干笑两下,有点尴尬地挠挠头。
“没有没有,皮尔森先生您真可爱。”艾玛眨了眨眼,“跟我想象中的孤儿院院长完全不一样。”
“是吗?”克利切正了正衣服,“白沙街孤儿院是个人人平等的地方,大家都是亲人,你也不用太拘束,把这儿当成自己的家就好。当然,你也是我的家人。”
艾玛听到家人这个词,眼神又一次暗淡了几分,不过很快她就调整过来,微笑着说,“谢谢您。”
克利切又寒暄了两句。
在走出房门之前,他犹豫了片刻,继而转过头,望着艾玛,眼神格外坚定,下定决心似的说:
“伍兹小姐,无论过去多么不堪回首,请你不要沉浸其中。以后的日子,克利切和孤儿院的大家,都会陪着你走的。”
艾玛愣住了,望着克利切的眼睛。那双曾经和晴空一样的蓝眼睛,虽然只剩一只,却依旧闪着光芒,温柔和倔强,不输以往。
她想起了火光中的那双眼睛,明明应该充满了绝望,却始终温柔的注视着她。想要陪伴她一生,却又只能目送她远去。
艾玛有些恍惚,思绪又要陷入深深的回忆。
但一个声音把她拉回了现实。
她听见了克利切转身之前的最后一句话。
声音很小,在她耳中却格外清晰。
“我不会再让你一人独行了。”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等想通剧情再更吧。。
失去梦想变成咸鱼。

评论(2)

热度(2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