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in罐子

一只被迫肝爆弗拉西的塞星罐子。

火光【2】【cp社园】

复健失败的过气文手又回来了。
不好好画画沉迷写文。
依旧是ooc预警,小学生文笔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“算了算了,不提那些了。”克利切装作自然地挥了挥手,不料却扯动了伤口。毫无防备的疼痛让他一皱眉,挤出了啧的一声。
“皮尔森先生!”艾玛连忙一个箭步冲到床前,看到克利切的伤口,转身就想去喊人,却被克利切拉住了。
“克利切没事。”他挤出一个微笑,“小伤,不用麻烦医生了。”
艾玛看着他,陷入了沉默。克利切慢慢撑着身体,让自己尽量坐的舒服些。他察觉到艾玛转头不再看他,只是呆呆地盯着桌上的蜡烛,看着那一点火光在微风中无助地摇曳。
双方都一时无语,空气静的出奇。微风卷着细小的沙粒轻轻敲打在破碎的窗户上,发出窸窸窣窣的轻微响动。克利切望着窗外黎明暗色下的白沙街出神,心中感慨万千。
白沙街的教会,屹立在孤儿院远方的市中心。黑暗的天空为它笼罩了一层阴云,那隐于黑暗的教会在这不见光的时刻像极了长着利爪的野兽,仿佛要将白沙街即将到来的阳光吞噬殆尽。
野兽可比教会温柔的多,至少他们不会勾心斗角。克利切这样想着,不禁觉得十分可笑。
一声轻微的抽噎将克利切神游的思绪拉回现实。他转头循声望去,艾玛背对着他坐在桌旁,肩膀不住地抖动着。蜡烛上的火苗依旧摇摆不定。
“伍兹小姐?”
艾玛闻声一愣,努力克制自己的情绪,压低了声音说,“我。。。我没事。。。”
语气中掩盖不住哭腔。
克利切不知该说什么来安慰她。
他第一眼见到这个孩子时,一封显然是成年男子笔迹的求助信,就散落在艾玛的脚边,而她的身旁却并没有一个亲人,有的只是一群眼露凶光的混混。
若不是碰巧遇上自己,这个孩子恐怕不会像现在这样完好的坐在自己身边。
她曾经遭遇的事情,恐怕并不简单。
“伍兹小姐,这里是白沙街孤儿院。我看过你的求助信,以后你就是我们的一员了。”克利切望着艾玛的背影,想了想又加了一句,“不用怕,克利切会保护你的。”
艾玛一动不动地坐着。
克利切拼命的想着如何安慰她,目光定格在了艾玛盯着的蜡烛上,“你看这蜡烛,火光虽然微不足道,但是足以照亮整个屋子。我们孤儿院也是这样,无数孩子就像无数小火苗,不断汇聚,最终会变成温暖的家。”
艾玛转过头,克利切看到了她的泪眼中溢出的悲伤。
“火光总会吞噬一切的。”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写不下去打算鸽了。
反正也没人看。
自娱自乐好了。

评论(5)

热度(22)